首页    新闻    下载    文档    论坛     最新漏洞    黑客教程    数据库    搜索    小榕软件实验室怀旧版    星际争霸WEB版    最新IP准确查询   
名称: 密码:      忘记密码  马上注册

正在浏览:   1 名游客





《论法的精神》 作者 孟德斯鸠 译者 Justice
新进会员
注册日期:
1970/1/1 8:00
所属群组:
注册会员
帖子: 5
等级: 1; EXP: 34
HP : 0 / 8
MP : 1 / 1243
离线
《论法的精神》



作者 孟德斯鸠 译者 Justice



第一篇



第一章 法之概论





第?节 法与万物的关系



最广义的法,是指源于物之属性的必然关系。从这种意义上而言,万物皆有法:神[1]有其法,物质世界有其法,超人智能有其法,兽有其法,人有其法。




有人断言,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由盲目的命运所导致的。这种说法极其荒谬,因为除盲目的命运创造智能物的妄言外,还能有什么更为不合理?



可见,存在一种最高理性。法,就是这种理性与万物之间的关系以及万物彼此之间的关系。



上帝,作为造物主与护物主,与宇宙存在关系。上帝创造万物所循之法,就是上帝保护万物所循之法。上帝之所以遵循那些法则,就是因为他了解那些法则;他之所以了解那些法则,就是因为那些法则是他所制定的;他之所以制定那些法则,就是因为那些法则与其才智和权力有关。





我们已注意到,尽管这个世界是因物质运动而形成的,而且没有认识能力,但是,这个世界历经如此漫长的岁月而仍然存在,所以,其运动必定受恒定之法的指引。倘若我们可以臆想出另外一个世界,它也必定拥有不变的法则,否则,它必然会消失。





因此,看似随心所欲的上帝创世行为,必定蕴涵着与无神论者命运之法一样的恒定之法。认为没有那些法则,造物主也可以统治这个世界的说法,是荒谬的,因为没有那些法则,这个世界就不可能存在。





那些法则,就是恒定不变的关系。移动物体的运动,就是根据物体质量与速度的关系而产生、加速、减速或者停止的;异就是同,变就是不变。





某些智能物可能拥有其自己制定的法则,但也同样拥有绝不可能是其自己制定的法则。智能物在出现之前,就有出现的可能,因此,它们拥有可能存在的关系及其法则。就是说,在法律制定之前,就可能存在公正关系。认为除实定法[2]所要求或者禁止的外,根本不存在什么公正或者不公正的说法,与认为圆未画好前,所有半径都不相等的说法,并无二致。




因此,我们必须承认,在规范公正关系的实定法制定之前,就已经存在公正关系。例如,倘若人类社会存在,遵守人类之法就是天经地义的;倘若某一智能物接受了另一智能物的恩惠,前者就应当感谢后者;倘若某一智能物创造了另一智能物,后者就应当一直保持依存前者的最初状态;倘若某一智能物伤害了另一智能物,前者被后者报复就是罪有应得。如此等等,不一而足。2





不过,智能世界的治理,远远比不上治理得那么井井有条的物质世界。尽管智能世界也有其法,即本质上恒定之法的法,但是,智能世界不可能像物质世界那样不折不扣地遵循其法。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某些智能物囿于本性而容易犯错误;另一方面是因为某些智能物的本性就是要求自由自在。所以,智能物不是始终遵循其原始之法,甚至还不时违犯其自定之法。





动物是否受普遍或者特殊运动法则的支配,我们无法确定。无论如何,它们与上帝的关系,也不可能比它们与物质世界其他物的关系更为密切;感觉对于它们而言,只是在彼此之间或者它们与其他物之间的关系中才有用处,除此以外,别无他用。





凭借肉欲诱惑,动物个体得以传承;凭借这一诱惑,动物物种得以传承。动物拥有自然法,因为它们是通过感觉而结合起来的;它们不拥有实定法,因为它们不是通过认识而联系起来的。然而,动物并非始终不渝地遵循其自然法,倒是那些既没有认识能力也没有感觉能力的植物,能更好地遵循自然法。





动物不具有我们人类所具有的高级能力,但它们却具有我们所不具有的某些能力。它们没有我们所怀有的希望,但它们也没有我们所怀有的恐惧;它们像我们一样都会死亡,但它们却不知死为何物;甚至大多数动物比我们更注意自我保护,而且不那么放纵其情感。





人,作为自然物,与其他物一样,受恒定之法的支配。人,作为智能物,不断违背上帝所制定的法律并改变自己所制定的法律。他是任其自我管理之物,尽管他是有缺陷之物,而且他与一切有缺点的智能物一样,必定会出现无知与犯错的情形:甚至仅有的粗浅知识,他都会丧失;作为感性之物,他会受到无数冲动情感的驱使。如此之物,随时都可能将造物主抛诸脑后,因此,上帝就以宗教法提醒其履行义务;如此之物,随时都可能将他自己抛诸脑后,因此,哲学家就以道德法警示他究竟是谁;虽然人类组成了社会并生活于社会中,但是,他可能将其同类抛诸脑后,因此,立法者就以政治法与民法促使其恪尽义务。





[1] 普鲁塔克说:“法,是一切人和神的主宰。”参见其论著《君主务必博学》。??原注

[2] “positive law”,又译“实在法”、“人为法”、“人定法”等,也有人译为“成文法”。除“成文法”之译值得商榷外,其余译文一般而言均可取,甚至译为“自定法”之类也并无不可。采“实定法”之译,未采观其文知其意的“人为法”、“人定法”或者“自定法”等,主要基于行文更为合理的考虑。例如,下文“……动物物种得以传承……它们不拥有实定法,因为它们不是通过认识而联系起来的”,若改为“……动物物种得以传承……它们不拥有人定法,因为它们不是通过认识而联系起来的”,就会造成如下误解:若动物是通过认识而联系起来的,就会拥有人为其制定的法律。而实际上,作者这段话的意思是:若动物是通过认识而联系起来的,就会拥有其自己制定的法律。又如,译为“自定法”也不够合理,因为会造成被统治者也有权立法的误解。??译注

2011/5/31 16:40
应用扩展 工具箱


回复: 《论法的精神》 作者 孟德斯鸠 译者 Justice
新进会员
注册日期:
1970/1/1 8:00
所属群组:
注册会员
帖子: 5
等级: 1; EXP: 34
HP : 0 / 8
MP : 1 / 1243
离线
《论法的精神》



孟德斯鸠 著 Justice 译



第一篇



第一章 法之概论



第二节 自然法



在上述法律产生之前,就存在自然法。之所以称为自然法,是因为其力量完全来源于我们的身体和生存状态。为全面了解这些自然法,必须考察社会建立之前的人类,因为在这种状态中,人类所接受的法,就是自然法。



自然法给我们灌输造物主的观念,引导我们归顺造物主。这虽然并非先后顺序中的第一自然法,但却是第一重要的自然法。处于自然状态中的人类,在获得知识之前,应当具有认知能力。很显然,人类最初不会有思辨观念,它首先想到的是生存问题,而后才会追问自己来自何处。如此之人的最初感觉,会是自身的弱小无能,甚至害怕恐惧至极。倘若需要例证予以证明的话,就可以看看在森林中发现的野人的行为[1],它们遇到树叶摆动都会颤抖,目睹影子都会逃跑。



在这种状态中,每一个人都不会有与他人平等的感觉,而都会自认为低人一等,因此,不会存在互相攻击的危险,和平应是第一自然法。



霍布斯认为人类的原始欲望就是互相征服,这种观点毫无根据。控制与支配他人的想法,极其复杂,从属于诸多观念,因此,绝不可能是人类最先产生的认识。



霍布斯问:“人类倘若不是天生就处于战争状态,为什么要全副武装,为什么要关门上锁?”很显然,霍氏是把只能在人类社会建立以后发生的事情,强加给人类社会建立以前的人类身上。人类社会建立后,人类才产生敌对攻击与自我防卫的动机。



人类先是自感弱小,随即就会发现自己有饥饿感,因此,另一自然法会促使其觅食果腹。



我已论及,害怕会让人逃避,可是,由于害怕是相互的,这一特点不久就会推动人们互相交往。此外,某一动物亲近另一同类动物时所体验的那种愉悦感,也会很快促使人们予以模仿而交往。再者,两性差异所产生的吸引力,也会增强这种愉悦感,因此,人类自然而然的互往互爱,会形成第三自然法。



人,除具有与动物一样共有的感觉或者本能外,还具有获得知识的能力,由此而产生动物所不具有的第二种联系。所以,人类具有相互结合的新动机,第四自然法就是源于在社会中生活的这种愿望。



[1] 在汉诺威丛林发现而在乔治一世统治时期送至英国的野人,就是例证??原注。

2011/5/31 16:40
应用扩展 工具箱


回复: 《论法的精神》 作者 孟德斯鸠 译者 Justice
新进会员
注册日期:
1970/1/1 8:00
所属群组:
注册会员
帖子: 5
等级: 1; EXP: 34
HP : 0 / 8
MP : 1 / 1243
离线
论法的精神

第一篇第一章第三节 论实定法



孟德斯鸠 著 Justice 译



第三节 论实定法



人类一旦进入社会状态,就不再有弱小之感,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也就不复存在,于是,开始处于战争状态。
每一个社会都觉得自己实力强大,于是,国与国之间就处于战争状态。每一个人都像每一个社会一样,都觉得自己武力高强,都想方设法将社会的主要利益据为己有,于是,人与人之间就处于战争状态。
上述两种不同的战争状态,催生了人类之法。作为必然含有不同国家的如此巨大的星球上的居民,人类拥有与国家间互相交往有关的法律,这种法律我们称为万国法【1】 。作为必须予以正常维护的社会的成员,人类拥有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有关的法律,这种法律我们划为政治法。作为彼此之间存在关系的人,人类还拥有一种法律,这种法律就被认为是民法。
万国法自然是建立在如下原则的基础上:在和平时期,各国应尽其所能互相谋求福祉;在战争时期,各国在不损害其切身利益的情形下,应尽可能减少伤害。
战争的目的就是胜利,胜利的目的就是征服,征服的目的就是保全自己。构成万国法的一切规则,均源于这一原则以及前一原则。
所有的国家均有万国法,就连那些吞食战俘的易洛魁人也不例外,因为他们会派遣和接受使节,熟悉战争与和平时期的权利,但是,坏就坏在其万国法并非以真正的原则为基础而建立的。
除与一切社会有关的万国法外,每一个社会都有其政治制度或者民事制度。没有某种政府形式的社会无法生存。正如格拉维纳颇有见地的论述:“种种个体力量汇集在一起,就构成我们所称的政治组织。”
上述政治组织的全部力量,或许由某个人或者某些人所掌握。有人认为,既然大自然已创立父权,由某个人掌权的政府,就是最符合自然的政府。但是,父权之例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其原因在于,倘若父亲的权力与个人掌权的政府有着密切联系,则父亲去世后兄弟们拥有的权力以及兄弟们去世后嫡堂表兄弟拥有的权力,就与许多人掌权的政府有关。如此一来,政治权力必定是掌握在几个家族的手中。
与上述说法相比,如下说法更为合理:最符合自然的政府,是与政府设立时所服务的人民的意向与性情最为一致的政府。
没有一切意志的结合,个体力量就无法联合在一起。格拉维纳论述得极其正确:“那些意志的结合,就是我们所说的公民之国。”
总而言之,法就是人类理性,其原因在于,它规范着地球上一切居民的行为。因此,每一个国家的政治法和民法,只不过是人类理性所适用的具体情形而已。
法律是为特定的人民而量身定制的,理应十分适合该国民众。倘若某国法律也适合另一个国家,那完全是巧合而已。
法律必须与每一种政体的性质及其原则相吻合。无论是组成政府的法律,如政治法,还是维护政府的法律,如民法,都是如此。
法律必须与每一个国家的气候、土壤状况以及国家地理位置与疆域大小相吻合;必须与本国民众的主要职业,诸如农夫、猎人或者牧民等各种职业相吻合。法律必须与其基本政治制度所能承受的自由度相适应;必须与居民的宗教、喜好、富裕程度、人口数量、贸易状况、风俗习惯相适应。最后,法律之间也存在联系,正如法律也与其起源、与立法者的意图以及与法律赖以建立的各种事物的秩序存在联系一样。总之,法律必须考虑上述方方面面的关系。
这就是我打算在下文予以阐述的内容。我将一一考察上述关系,因为正是这一切关系凝聚在一起构成了我所说的“法的精神”。
我并未将政治制度和民事制度截然分开,因为我要探讨的不是法律,而是法的精神。由于这种精神蕴涵于法与调整对象之间可能存在的种种关系之中,所以,我将尽量遵循这些关系与调整对象的自然顺序,而会较少顾及法的自然顺序。
我将首先考察法与每一种政体的性质及其原则之间的关系。鉴于这种原则对法具有巨大的影响,因此,我将潜心研究,完全透彻地把它弄明白。一旦理清原则问题,人们就会看到,法就会从其源头喷涌而出。而后,我将继续探讨其他更为具体的关系。



注释:

【1】有的译为“国际法”,不妥,系误会了其内涵外延的结果,何况表示调整国家之间关系的“国际法”这一概念,系边沁于1789年在其著作《道德与立法原则》一书中率先使用后才被普遍接受的。有的译为“国际公法”,但彼时并无“国际公法”与“国际私法”之分。??译注

2011/5/31 16:43
应用扩展 工具箱






可以查看帖子.
不可发帖.
不可回复.
不可编辑自己的帖子.
不可删除自己的帖子.
不可发起投票调查.
不可在投票调查中投票.
不可上传附件.
不可不经审核直接发帖.

[高级搜索]



系统导航

 

Copyright © 2001-2010 安信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567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