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下载    文档    论坛     最新漏洞    黑客教程    数据库    搜索    小榕软件实验室怀旧版    星际争霸WEB版    最新IP准确查询   
名称: 密码:      忘记密码  马上注册
操作系统 :: unix

国内创投现硅谷效应05年共募集40亿美元


http://www.gipsky.com/
  境内外机构2005年共募集40亿美元风险投资,今年预计还有15亿美元强势涌入



  风险投资者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和力度拥抱中国市场,他们所乘坐的过山车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行驶,而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以往轮回的宿命,还是另一个梦幻般的高点?数字显示,2005年,在中国从事创投的境内和境外机构共募集40亿美元的新基金,成为中国创投历史上募资最多的年份,而2006年预计还将有15亿美金的风投继续到来。



  “当年硅谷的那把火,终于烧到中国来了。”见证了国内外风险投资潮起潮落的搜狐董事长张朝阳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而用前软银亚洲中国总经理、Bain



  Capital董事总经理黄晶生的形容是,“从旧金山到北京的飞机上,随便某一天,头等舱都被风投风云人物霸占了。”而等待他们的,是否都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国际主流风投入场



  从去年延续至今的资本狂潮风投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国外主流风投的进入,而美国最大风险投资商Sequoia



  Capital的到来,被公认为新风投运动的标志性事件,因为该公司曾宣称投资从不超过硅谷40英里半径,与Sequoia几乎是同步迈入中国的,还有DCM、Accel等国际主流风险投资。与Sequoia



  齐名的另一家美国风投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虽然比Sequoia晚了一步,但也在今年3月正式进军中国市场,表示对中国所有概念都感兴趣。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红杉创始人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1999年至今,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已进入了良性循环的轨道,有良好的退出机制,整个行业已经走出几年前的阴霾期。



  同时在沈南鹏看来,“目前国内处于前所未有的创业热情高涨期,这也要归功于盛大、百度、携程等成功企业对创业者带来的榜样效应,投资者的机会还是多了很多。”



  本土创业人员加入风投业



  中国本土一批富有创业经验的行业人员加入到风险投资商行列,也是促使海外风险投资商最终下定决心进入国内市场的重要原因,除了曾创办过携程网的沈南鹏,曾担任雅虎中国总裁的周鸿掉成为IDG风投的合伙人之外,曾担任过新浪网COO的林欣禾也在今年初宣布加入风险投资商DCM的行列,而今年2月宣布辞去e龙CEO一职的唐越,4月前将组建一只金额超过1亿美元的投资基金。



  不过与目前本土化程度较高的软银赛富、IDG风投相比,新入场的海外风投明显要面临“本土化”门槛,要如何理解中国市场、多大程度上放权给中国的基金管理者、到底要在中国的创业企业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些都可能需要相当的时间校正。



  风投最青睐IT行业



  “再不是风投见到我们掉头就跑的时候了。”263网络通信集团董事长李小龙发出了这样的感叹。相反,不少风投在还没弄清263是干什么的,就问,“到底给不给我机会?”而根据现IDG合伙人周鸿掉的形容,“大家都急得直哭,钱都花不出去。”他同时承认,在目前的情况下,的确会出现“抢项目”的情况。



  怎样的项目会吸引风险投资商?据Zero2IPO清科公司的总裁倪正东的总结,“企业市场增长良好;企业在同行内排前三;团队有很强的执行力。Zero2IPO清科公司的统计显示,不论是项目数量,还是投资数额,广义IT行业(互联网、通讯、IC芯片设计)都稳居前三名,其所占比例都超过了60%.



  而针对风投正越来越多地向传统行业渗透的情况,倪正东强调,2006年创投们会涉足一些新的行业,例如医疗行业的投资会增加。而这一点,在KPCB合伙人约翰。杜尔来中国考察的时候,就已经表现出对医疗行业浓厚的兴趣。而能源、环保、食品、零售行业都可能成为创投心中的“黑马”,比如软银赛富就对电视购物企业橡果国际寄予厚望,希望其能成为今年的又一个“盛大”。



  视点



  风投泡沫危机不可忽视



  “2006年将是风投的新起点。”Zero2IPO清科公司的总裁倪正东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为今明两年更加“凶猛”的投资狂潮作出了这样的预估:“2005年风投们将10.57亿美金投向中国,2006年这一数据将达到15亿美金,预计市场将保持40%-50%的高增长速度,有新风投加入的同时旧风投也会追加资金。



  倪正东同时强调说,“2006将是风投竞争的高潮阶段,而到2007-2008年风险又将在中国掀起新浪潮。”与此同时,倪正东虽然表示,目前中国市场还未到‘过热’阶段,“但的确新增公司的速度赶不上募资的速度。”――而这是否又意味着新一轮网络泡沫的到来。



  搜狐董事长张朝阳也表现了同样的忧虑,“资本是在以几何级的速度增长,而国内的企业,是有其正常的发展速度,所以说,肯定会有泡沫存在其中。”Pantheon



  Capital(Asia)Limited



  。黄永忠副总裁甚至表示,“这种情况是十分危险的。”



  曾经历过第一次风投泡沫的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江善颂则表示,风险投资和创业型公司经过了上次“泡沫”的洗礼,大家都会变得较为理性,渠道上也会向更健康的方向发展,“泡沫可能会很大,但风投的钱花下去,泡沫也应该只会消气吧。”“只能说目前的风险投资处在一个高点上,但还要持续多久不好说,”Sequoia



  中国的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对此表现得比较审慎,他同时承认,竞争会对风险投资商之间起到“优胜劣汰”的作用――这也许意味着目前在中国市场“淘金”的新老风投都有出局的可能。



  经典案例



  软银亚洲投资盛大



  回报率高达14倍



  2003年初,盛大网络与韩国游戏开发商ACTOZ因“私服”、分成费等问题陷入诉讼纠纷,1月24日,Actoz甚至宣布终止与盛大就《传奇》签署的授权协议。同年4月,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经过考察,决定向盛大投资4000万美元,阎焱与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黄晶生进入盛大董事会。



  事后软银亚洲方面透露,Actoz当时甚至对项目起到了阻挠作用,希望以此来逼盛大就范。但是自从软银亚洲支持盛大之后,软银亚洲还利用自己在韩国的办公室和资源迫使Actoz与盛大和解,最终上市后的盛大收购了Actoz,了结了这场恩怨。



  自2004年5月盛大上市后,2005年1月,软银陆续退出盛大,投入4000万美元,18个月的时间内便获得回报5.5亿美元,回报率高达14倍。



  软银亚洲投资盛大的“一战成名”,为随后席卷中国的风险投资狂潮起到不可忽视的促进的作用,而这一成功也为该团队搭建了更为自由广阔的平台,在2005年6月底完成二期基金募集中,软银亚洲以近6.4亿美元的金额成为2005年创投募资最大的赢家。而这还是在阎焱等人拒绝了另外近6亿美金的风投之后确定的数字。更令其引以为豪的,就是该团队已从“软银系”中彻底独立出来,赛富(SAIF)――尽管变身后的这一称呼,很多人叫起来还不太习惯,但阎焱对这一变化的表述就是:“从给别人打工到给自己干。”



  “我们最成功的投资案例不会止步盛大”



  本报记者专访软银赛富投资顾问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阎焱



  与一般的言语谨慎、不愠不火的风险投资人相比,阎焱却表现出率直、果敢的的另一面,这恐怕与其目前的江湖地位有关,在很多外资风投的中国合伙人竭力与国外总部沟通,力争“本土化”的时候,软银赛富的团队却可以独立拍板,毕业于北大社会学系的阎焱甚至说,“投资没什么民主可言,在投资领域讲民主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掌控自身生命线才叫本土化”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新一轮风投热潮中大家都在讲“本地化”,而软银亚洲被公认为是“本地化”最成功的一家公司,您认为本地化主要包括哪些方面?



  阎焱:我觉得衡量的标准和关键还是看能不能给投资人赚到钱。你说自己对本地化有多深的理解,赚不到钱,WHOCARES



  ?如果说表现形式的话,第一是资金来源本地化,第二是团队决策本地化,第三是投资回报本地化,不给国外老板打工。相比之下,在这些新成立的基金中,红杉(Sequoia)中国应该算是一只本地化的基金了,不过在决策上要受到美国总部的影响,赚来的钱有一部分要分给美国Sequoia,而且这个团队能做到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自己融资,我想可能还要一段时间。



  南都:从一只成功的风险基金那里拿钱,和自己到国际资本市场上去融资,两者的区别大吗?据悉,软银亚洲二期当时可以募到12亿美元,李嘉诚也说过“1亿美元到3亿美元任拿”,但你们确定的最终金额是6.4亿美元,是采用了怎样的标准与原则?



  阎焱:能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独立地自己融资,就意味着掌握了自己的生命线,否则你只能跟着别人玩,而独立意味着生意完全是自己的,你可以完全掌握决策权。这也是一个公司是否长大的重要标志,独立可以说是每一个基金投资管理人的最高梦想,不过对风投来说,钱太多了也不是好事,我们觉得最好的基金是大学基金,其次是一些大家族的基金,最差的是企业基金,因为企业政策会随高层变动而调整,而养老金等社会保障基金的限制和要求也比较多,比如要求像公众公司那样披露投资计划,我们觉得很难接受所以一律拒绝了。所以目前除了思科和软银之外,我们的基金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基金、摩根大通、卡耐基梅隆基金、洛克菲勒基金会、欧洲最大的家族基金和最大的退休基金以及中国香港部分知名富豪等创业投资。



  “投资上没有民主可言”



  南都:截至2005年12月31日,独立后的赛富已经完成了近3亿美元的投资,接近赛富亚洲投资基金的一半,请问您一般会选择怎样的企业作为投资对象?阎焱:我们估计这6.4亿美元会在3年内投资完毕。除了“博客”那种具有革命性变革的商业模式会投早期之外,为了节约投资成本和管理成本,我们大多情况下是投企业中后期。一般来说,过去三年企业平均每年的盈利增速应在30%以上,IT企业甚至要达到50%以上,而对赛富来说,在单一项目上的投资额一般都在1000万美元~5000万美元之间。



  对具体交易我们一般不会对外谈太多,需要指出的是,我们通常是跟企业之间有协议的,企业一定要达到规定指标,如果不能的话,我们就不一定投后期,或者是对股价做调整。



  南都:除进入之外,在盛大案例中,软银亚洲的退出同样是把握了时机,风险投资人如何判断退出的时机,特别是当企业的股价在高点的时候?是靠您说的投资所用的“businesssense”(商业感觉)吗?



  阎焱:也包括吧。退出其实是和进入同样困难的事情,难在对时机的把握和对综合形势的判断上,比如说我们当时要退出盛大,正好是盛大股价最高的时刻,但当时我们和盛大在战略问题上有不同看法,陈天桥想做机顶盒,但我们对此不是很赞同,所以选择退出,其实当时在投资委员会内部也有分歧。是否决定退出在于你对公司发展潜力的判断。



  南都:投资委员会内部发生分歧的事情多吗?遇到分歧最后听谁的?



  阎焱:应该说比较常见吧,像我们要投资盛大的决定,第一次在投资委员会上就没通过,如果遇到这种分歧,大家在充分讨论发表建议之后,下判断的人还是老板,这没有什么可说的,投资人投钱给我们,看准的是我负责的这个团队,我对这个团队和投资人都同样有责任,所在这件事上老板就是老板。我觉得在投资上是没有什么民主可言的,在经济领域大家可以充分发表意见,但如果在投资上讲民主,按大多数人的意愿决策的话,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赢得企业的信任比投钱重要”



  南都:除了融资渠道不同之外,您觉得在具体操作层面上,赛富和那些任用本地管理者的海外主流风投相比,优势在哪?



  阎焱:要想在中国取得成功,建立起适应中国市场特性的投资决策程序是一个关键。对于那些还没有独立的外资风头,如果决策者都在美国,找项目的人在中国,找到了项目还要踏踏实实地去跟决策人解释半天,还没等他解释完呢,很可能我们这边已经投了。而且对于中国市场上还没有独立的外资基金来说,外资基金在中国放一个人,自己也不清楚找的人对不对,这可能也是他们面临的困惑。



  南都:大家都在谈中国风险投资不能靠“飞行者(FLYING)风投”来做,要“本土化”但您能说得再具体点吗?如何能达到对这个企业的本土化理解?



  阎焱:我想中国的民营企业,从小到大,多少都有点问题,不符合上市公司的要求,无论是在会计、财务、还是税收、法律方面。所以我们希望能通过交谈赢得他们的尊重和信任》――我觉得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比投钱还重要,让他们能够信任我们,能够把家底“抖搂”给我们,经过我们的重组之后,达到上市公司的标准。



  有些原则我们也要说清楚,比如投资的钱必须用于公司发展,不能买房买车,而且我们也会定期听公司报告,参与公司董事会。我们一般不会介入公司的具体管理,但在必要情况下,我们也会帮助公司搭建更为合理的管理团队和建立更好的管理机制。



  南都:您曾经提过,2006年人们将很有可能看到至少一个比盛大更成功的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判断的标准是什么?



  阎焱:应该说有这个潜力,比如说在电视购物这块,比如说在网络这块,我觉得很多盈利模式还是相当有潜力的,当然也需要好的时机,2005年我们作为唯一投资人,出资3500万美元给橡果国际,2005年8月,我们联合凯雷向房地产网站――顺驰置业网顺驰(中国)投了4500万美元,在2006年,赛富的投资组合中极可能有3家企业上市,可以肯定的是,盛大不会只是我们最成功的投资案例。“
<< 商务交友网站群起交际开始悄悄革命 一个留学生的投资历程:搏击中国概念股 >>
API:
gipsky.com& 安信网络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于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系统导航

 

Copyright © 2001-2010 安信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56747号